主页 > O真生活 >《厌世妈咪日记》:妈妈的重要支柱不在家门外 >
《厌世妈咪日记》:妈妈的重要支柱不在家门外

《厌世妈咪日记》:妈妈的重要支柱不在家门外

  经历了第三胎出生和新生儿照料、加上白天两个大小孩的日常照顾,妈妈玛萝终于向爸爸祖开口提了夜间保母的可能性,并希望当晚就让保母来试试。

  保母塔莉走进家门,玛萝不时打量,不确定塔莉是否是个好决定,可以放心将老三Mia交给她,彷彿安检人员般,问了年纪、如何进行、需要什幺,上楼仍向祖滴咕:「她怪怪的。」 一次一次地交谈和配合之后,玛萝开始觉得人生又出现颜色,一切被打点地如此美好,多了余裕可以休息和照料两个大小孩。塔莉也不避讳与玛萝谈心里话,除家庭外,生涯规划、感情交流、夫妻之间、深夜电视节目,无一不成话题。

  玛萝在塔莉的陪伴下,心境和情绪有了很大的转变,和小孩高歌,整个人又开阔了起来。直到有一天,塔莉乌烟瘴气走进屋内,向玛萝诉说和室友之间的不愉快,并鼓譟今晚该出去喝一杯。禁不起塔莉的恳求游说,玛萝体验了个搞不清楚几杯黄汤下肚,却很清楚蹲在马桶边挤胀奶的夜晚;而脑袋不清不楚开车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严重意外。

《厌世妈咪日记》:妈妈的重要支柱不在家门外

  电影一开始就让我们清楚看见挺着大肚子的玛萝在两个孩子身边忙得不可开交的生活和照顾新生儿时碰到的无限轮迴,而这部电影的「恐怖」之处就是它所描写的几乎无一处不写实:半夜踩到白天散落一地的玩具、永无止尽的挤奶换尿布、连玛萝讨人厌的弟弟和弟媳,都一定可以在真实生活中找到一、两对。

  当塔莉来敲门,不知道剧情将往哪里走,会不会真的变成玛萝口中「变态保母杀了全家,只剩下妈妈活下来」?但随着塔莉的帮忙,看到玛萝越来越好,心里不禁期待着「妈妈得到救赎,可以好好过自己的人生」。

  其实没有,这也是我说的:写实得近乎恐怖。

  《厌世妈咪日记》中,妈妈最重要的支柱最终不是夜间保母,而是自己和另一半,贴近到不忍直视,许多妈妈们用尽所有方式、说法和自我安慰所逃避的现实:家庭中的核心人物总是父母,缺一不可。或许我们觉得只要有人可以帮忙劳务就好,不可否认这对于体力上的分担的确是相当重要,但妈妈最需要的心理支持来自于人生累积下来的自我素质和另一半的支持。

  深陷小小孩的哺乳、尿布与安抚,大小孩的学校事务与日常照顾,不分日夜、没有自己的生活,就像在隧道里看不到前方小小光点,会让人崩溃,完完全全无法面对突发状况,但偏偏带小孩就是一堆突发状况。这时妈妈的内在心理空间扮演重要角色,有没有弹性再容下一些麻烦,有没有办法再处理一些麻烦,和妈妈的情绪稳定与内在纳涵有紧密的关係,生命历程累积下来的养分成了土壤,妈妈需要先稳住自己,然后向外寻取帮助。「成为母亲」让自己的生命富饶或贫瘠立马见真章,假装不来,硬撑不来,因为消耗极快,马上呈现自我的生命状态和心智状态;所有的「妈妈自身没有的给不了孩子」、「处理自己的人生课题」、「安抚自己的内在小孩」等,都在说同一件事:妈妈需处理的生命议题和所累积的精神养分。

《厌世妈咪日记》:妈妈的重要支柱不在家门外

  电影的转折不在「妈妈有了保母后,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而是在爸爸祖看见妈妈的状态后,知道自己必须改变并做出改变。医院里与护士的对话中,祖抱怨玛萝怎幺可以深夜跑出去,放任家里没人照顾小孩,护士马上反问:「你不是在家吗?」就是这样的「既存在,又不存在」的状态让玛萝苦撑着。护士问了许多问题,祖顿时发现自己不了解现下家中的状况,而老婆体力和精神上早已超过疲惫极限,他却以为一切安好,有人帮忙。病榻边,祖难过哽咽,玛萝却安慰他:「You’ve done nothing.」 (这句话真是美好的双关语,对爸爸来说:「我又没做什幺。」而对妈妈来说:「你什幺都没做。」)

  玛萝清楚自己为什幺选择祖当伴侣,且祖也不是个「坏爸爸」,只是爱和关心需要化成更多更多的行动,才能一起渡过混乱的育儿教养时期。参与妈妈的日常,实际分摊细琐杂碎、混乱无章却每日发生的挑战,比如带小孩去上学,陪小孩吃饭。祖说得好:「如果你有时想逃,我完全理解,因为我也是,但我不会。」

  所以,妈妈到底要怎幺样才能从此之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呢?我不知道,不过神队友一早站在身旁,与妈妈听着相同旋律,一起切切洗洗,着手处理砧板上的蔬果,我看见了隧道远方小小微光。

电影资讯

《厌世妈咪日记》(Tully)-Jason Reitman,201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