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漾生活 >16岁女孩被逼供、毒打、劳教 >
16岁女孩被逼供、毒打、劳教

16岁女孩被逼供、毒打、劳教
16岁的张悦琪

16岁女孩被逼供、毒打、劳教
广州市槎头劳教所

即使被劳教所的阴森、死硬的墙壁封闭着,16岁的张悦琪大概也记不起距广州五百公里外那间有老鼠的黑房子,因为那时她只有4岁。但是,她的姐姐张晓玲不会忘记。如今,她们姐妹又同时深陷牢狱。

据海外明慧网8日报导,2000年4月底,正在读初中的张晓玲与陈如珍、张少华、刘少珊、刘琼娟等共5人,从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骑自行车上北京为反应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遭到警方带走。张晓玲先被关押在梅花戒毒所25天,后被转移到上堡大队,期间曾遭遇毒打,两腿青紫、肿胀,行走艰难。张晓玲被释放回家后,她家周围被长期监控,经常有男警察闯入家里骚扰张晓玲。

有一次,几个男警察闯入张晓玲家,把她抓到谷饶保安队囚禁,并将她关在有老鼠的黑房子里。母亲邓秀英带着4岁的小女儿张悦琪来看她,知道女儿受到惊吓,遭到驱赶的母亲无奈的把小悦琪从囚窗递给张晓玲陪伴她,她紧紧的抱着小悦琪在恐怖阴森、又脏又潮湿的黑房子里度过了漫长的3个日夜。

11年后,小悦琪又和姐姐张晓玲同时被劳教,不同的是,不再是3天,而分别是2年(姐姐)和1年(妹妹);也不再是黑监狱,而是广州市槎头劳教所。

姊妹同遭牢狱之灾

16岁女孩被逼供、毒打、劳教
黄埔区大沙派出所

2011年暑假,小悦琪初中毕业了,来到广州探望姐姐,还盼望着入读高中。8月3日下午,张悦琪和姐姐张晓玲在黄埔区一饭店内向当地民众讲述关于法轮功事实的真相,又被关到到黄埔区大沙派出所。

8月4日,张家的另外一个女儿张丽玲到派出所要求释放姐姐和妹妹,也遭到了警方限制行动。警察强迫张丽玲带路到她们住处,将两台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私人物品全部拿走,并将她扣押了一夜。张丽玲出来后,仍然要求探看妹妹张悦琪和姐姐张晓玲,警察骗她5号上午到派出所见人,张丽玲到了,警察却不让见。而后,警察又让张丽玲下午3点来探看,但下午3点,张丽玲准时到派出所后,等了几个小时,才见到妹妹张悦琪一人,而没有见到姐姐张晓玲。张悦琪告诉张丽玲派出所里面警察对她逼供、毒打。

母亲数百里探女被拒,遭威胁

由于姐妹俩一直没有消息。8月16日,母亲邓秀英和朋友4人从汕头赶到黄埔大沙派出所要求释放悦琪和晓玲。所长说人已不在派出所,接着又叫来10多名国保,包围她们,意图限制她们的行动,4人立即离开。

8月28日,广州派出所三位警察和汕头潮阳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打击、镇压法轮功的组织)人员共7人到张家“调查”,一许姓警察欺骗邓秀英先在一张纸上签字,并说要先放悦琪回家,然后会申请释放晓玲。但是之后一直没有消息,家人都很担心。9月26日,邓秀英再次来广州黄埔区大沙派出所找警察问情况。副所长卢英鹏说:9月2日都已送去劳教,姐姐张晓玲劳教2年,妹妹张悦琪劳教1年。

10月1日下午,邓秀英和亲友一行4人第三次到大沙派出所,要求见张晓玲和张悦琪,并递了申诉状给值班警察,警察说到槎头劳教所可以接见。10月2日,邓秀英等到广州槎头劳教所要求见人,值班狱警说11号才能接见。10月11日,邓秀英等又去槎头劳教所,两个值班狱警说上面领导不准接见。

10月12日,她们第四次去黄浦区大沙派出所要求见人却依然没能如愿。之后,邓秀英等又去黄浦区派出所、省公安厅等地反映情况,这些部门的人员把家属朋友带到附近的省信访办,填申请表要求接见并释放俩姐妹。10月31日,邓秀英等又到了省信访局和省公安局,见不到要见的人,后又到黄埔区大沙派出所要人。邓秀英当场质问:“是谁打了我小女儿,为什幺打她?!”警察陈兆荣说,“打了又怎幺样?”并动手赶家属走。

16岁女孩被逼供、毒打、劳教16岁女孩被逼供、毒打、劳教
广州政法委副秘书长610办公室主任杨明德(左),黄埔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滨

张丽玲向海外媒体求助盼外界帮助

在邓秀英等的反复要求下,他们才给了张晓玲和张悦琪的两份《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影本,劳教的理由是姐妹俩在广州黄浦区横沙村沙边街崇德里一带散发法轮功的资料。劳教期分别为起至和起至。

为营救姐姐和妹妹,张家另一个女儿张丽玲四处呼吁外界关注张晓玲、张悦琪的安危,尤其妹妹张悦琪只有十六岁,还是未成年人。

张丽玲向海外媒体求助说道:我们是单亲家庭,爸爸去世得早,妈妈含辛茹苦把我们拉扯长大,至今仍过着清贫的生活。因担心两个孩子,妈妈瘦了一圈。近日来,我姐姐和妹妹的户口所在地──谷饶镇各级政府部门,都先后到我家所谓的“了解情况”,妈妈非常担心女儿们的安全。我希望能得到正义良知人士的帮助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