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漾生活 >透视报导社长陈子坚:司法改革人的品质比制度改革更急迫 >
透视报导社长陈子坚:司法改革人的品质比制度改革更急迫

(全民专栏/陈子坚)洪钧培文教基金会五月九日邀请透视报导社长陈子坚主讲『司法改革・社会进步』陈社长以多年从事媒体传播及管理的经验与背景分享心得,民众获益良多。司法改革,始终是政府努力的施政重点之一,长年以来,政府确实下工夫在推动,而何以民众无感,甚至于不能增加对司法的信任,至今仍然对司法的公正审判性存在怀疑,实是一个值得省思的问题。

侦查工作千头万绪,不问个案或通案,先天上存着很高的困难性与不确定性,预防犯罪的工作社及的层面更广,社会正义与犯罪防治间的虚实明暗如何调整,才能真正利国利民,实有赖侦查机关找到平衡点或解决方法。

在推动司法改革的同时,司法院也开始发现司改其实有很深的文化背景因素,长期以来谈的司法改革,人民感受不到,司改离人民所希望的境界还很遥远,一般民众不懂法治意涵,使得整个过程窒碍难行,更造成民众与专业司法人员间产生很多的误解与隔阂。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因此今年一月启动的司法改革列车,就是在让民众「认识司法、接受司法」,进而拉近民众与司法的距离,以向下扎根的作法让民众拥有真正深化的想法,「这样的司改才是有意义的」。在法律界,正反两方意见都相当有力,参审制度三度叩关均未通过,原因不外于把人民加入到审判中,法官独立与公平审判的宪法保障将受影响,因此陈子坚指出,司改并非想像般的容易。

司法改革多以来,关注重点集中于制度面的修正,对于「人」的问题,反而并无着力之处,对照于社会大众长期对于「人」的改革的迫切性来看,民间司改会批评「不免令人认为官方司法改革其实只是空中楼阁的描绘以及隔靴搔痒而已。」

近几年一连串的重大司法案件,包刮幼童性侵案件判决引发白玫瑰运动,以及司法风纪案件,一般戏称「恐龙法官、娃娃法官」所做出判决与社会观感不符等事件,引发民众对司法的信任危机,但「危机也是转机,这正是推动司改的好时机。」

透视报导社长陈子坚认为,台湾司法正往「司法为民」的方向调整,人民对司法案件的关注,已经不再让法官有以往高高在上的形象,然而法律与民众之间还是有两座山的距离,人民参与审判在国际间已是趋势,也恰恰能拉近差距并产生结构性的转变,根据司法院统计,有超过七成民众乐意看见人民参与审判制度的产生。但要採取直接审案断案的「陪审」、还是与法官共同讨论定罪的「参审」、或者是提供意见给法官做裁决依据的「观审」,其中程度与拿捏也考验着改革者的智慧。

司法院推出的观审制度,与英美法案採取的陪审制、德国与日本採取的参审制并不相同,与韩国的制度较为接近。德国参审制与美国的陪审最大的不同,陪审是把审判权分开,参审则是由人民与法官共同决定有无罪、适用法律与量刑,然而这两种除了违宪争议外,都不适用台湾文化。由于韩国民情与台湾非常接近,当初司改在韩国也面临修宪争议,而最后採取付出成本较小的「观审制」,亦即法官仍然保有最后的决定权,观审团将意见提供给法官,法官不得漠视;另外,嫌犯可以就人民参审或是由法官独审这两种方式作选择,因为具有这两项弹性,也就避开了宪政争议。

「观审制」就是「让人民可以站在法官的第三者的立场,了解原告、被告双方的冲突事实的困难,但法官还是保有最后的决定权。」如此则可避开违宪与判断错误的疑虑;而有人民参与可提高信任与对法律的认知,而观审员提供的意见将有助于避免「与世隔绝」判决产生。也就是人民参审原有的三个优点与缺点相互融合后保留一半。

人民观审制度是为了拉近民众与司法的距离,只有当民众一起参与问案、诉讼,才会知道法院的审理过程,降低对法律的陌生与恐惧,也让法官与民意交流。透视报导社长陈子坚认为,当民众看到媒体报导,他的思考可能是站在被害人这一边,但当他和法官坐在一块,听两边辩论时思考就会不一样,「你的一个决定将影响当事人一辈子」,民众会有更多同理心看待司法工作的艰难,不会对法官有太多不切实际的想法,也不会轻易认定法官与当事人的暗盘交易。

法院部分特殊判决,让民众对司法观感不佳,苏永钦说,观审制也可让法官了解民众对司法的观感,兼顾独立审判与社会期待,避免作出恐龙判决。不过,正因为决定权仍在法官手上,也有人抨击这只是「参观审判」,观审制不赋予观审员表决权,充其量只是作到审判透明化,但根本无法监督法官,一点效果也没有,到不如开放网路直播算了。

对此透视报导社长陈子坚回应,只要民众愿意坐在那里,就足以改变整个司法气氛,譬如法官为了让观审员了解整个过程,会极力避免专业术语等,况且网路直播民众仍然偏向以被害者的角度看待案情,也不易起到司法与人民沟通的作用。

透视报导社长陈子坚小档案:

陈子坚总社长为中山大学企研所结业,曾任巨埔企业董事长、三平扶轮社社长、中山高中家长会长等职,现任台湾公论报副社长、透视报导总社长等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